应城教育信息网五台山顺朝记(二)-一树繁花相送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21
五台山顺朝记(二)-一树繁花相送

第二天计划的行程是从护银沟到白云寺、佛母洞、南台、金阁寺、狮子窝、吉祥寺,晚上在西台挂单,是三天行程中最具挑战的一天良宵血案,郑恩柏能否圆满就看今天了。
早上五点就起床吃饭,农家乐老板要安排车辆送大家到白云寺,大约2KM的路天见修。因为至少要往返两趟才能把所有队员送到位,我和闲人、绝境逢生三人和领队请示先出发,徒步往白云寺方向走,等第二趟车在路上接我们。
得到领队首肯后,我们三个匆匆吃了饭就开拔了,我们的本意是既然徒步朝台,那就尽量多走路。早晨的空气异常清新王富玉,河边有灰鹭在盘旋,我们一边闷头赶路,一边留意过往的车辆。然而,半路上领队电话通知我们,情况有变,队员们已经搭乘车辆到达佛母洞下的台阶那里。看样子我们已经落后半小时的路程,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自行活动,晚上和大部队在西台会合。
这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首先,第二天的行程我们三个都从反方向走过,况且一路上对面过来的逆朝的人很多,不存在迷路的问题,其次,也正好合了我的心意,全程徒步,哈哈,天助我也(是不是有点自虐倾向)。

从白云寺开始直到西台顶都是一路上坡,所以同样的行程顺朝比逆朝更具挑战性。没过多久就到了佛母洞下面的登山台阶了。第一道考验开始了,1680级台阶,曾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所以旁边专门修了登山索道。而我们的选择没有悬念,迎难而上。
但是很快我就落在了后面,因为吃住在农家乐,我的40斤大包几乎没怎么减负,而且前一晚上没休息好,我艰难地往上爬,体力消耗很大。我大汗淋漓,几乎每个台阶上都留下了我的汗水。

台阶上不断有人兜售鲜花和香烛,以供奉佛母。快到顶的时候,路旁也有个摆摊的老妇人,满脸的沧桑,但是她和别人不一样,应城教育信息网她并没有兜售叫卖,而是怜悯地看着疲惫不堪的我们,指给我们一条林间小路,可以绕开佛母洞进山。我们心中一念起,纷纷给她留了些零钞,就当是买了她的东西,并请她代为供奉。老妇人双手合十,不断称谢。也许这也是一种销售手段,但是我宁肯相信,人性中善良的部分不会消亡,每个人心中或许都有个佛。
林间小路走起来比较舒适,我们的欢声笑语打扰了两只野鸡的幸福生活。

到进山检票口的地方,我们三人小分队还捡了几个外地的驴友,结伴而行。从金灯寺开始爬升陡峭的山路,体力消耗很大张雅玫,几乎是刚走几步就想坐下来休息。一只在经幡旁傲然独立的喜鹊不屑地看着我们关小平。

一路艰难爬升,我仍然走在队伍的最后,汗如雨下。快到南台顶的时候,对面下来的逆朝队伍渐渐多了起来,一队操山东口音的年轻驴友从对面呼啸而来,我赶紧避让,他们很快就消失在我身后的松林里,我拄着手杖大口喘气,年轻真好。
南台锦绣峰依旧烟光凝翠,普济寺依旧肃穆庄严。

在南台有个小惊喜,我们居然看到了我们的大部队在寺庙门口吃西瓜,顿时有一种井冈山会师的喜悦。我们和大部队一起结伴从南台下来,但是很快分歧发生了,我们三个想绕一下古南台,往返多走40分钟的路程。而大部队的选择是直奔金阁寺,我们只好分头行动,仍然约好晚上在西台集合。人生往往就是这么聚散无常。
古南台上有云集寺,年代久远,游客罕至,山坡上的牛儿渴了可以旁若无人地跑进寺庙里找水喝,少了很多商业气息,符合我对寺庙的一切想象。

同行的队友很虔诚地在佛像前跪拜,往功德箱里塞大钞。我心中若有所感,举头有神明,心中存敬畏,所以也在功德箱里捐了些零钞。在古南台的一大收获就是住持师傅请我们吃了供果(据说可以加持N多功德),而且我得到的供果居然和他们两个一样多,看来佛门净地,众生平等。
带着不虚此行的满足,我们从古南台下来,没有原路返回,而是选择了从后山的林子里穿越。这条小路人迹罕至,但是依稀可辨。

去金阁寺的路途还是有些曲折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要绕开金阁寺东西两侧的检票站。这次朝台,我们照例没有买门票。作为一名驴友,如果连一次逃票的经历都没有刘凯威,就和一个学者没有一本像样的专著一样,叫人情何以堪。
所以,一过了气象站,我们就和一队有经验的太原驴友结伴而行,在松林里往返穿梭,寻找逃票线路。逃票和查票,就和“猫和老鼠”的游戏一样,直接的后果就是双方技能不断提升,不断的有新路线被开发出来。

中午时分,到达了我曾经夜宿过的水草滩村。“”踽踽荒村客,悠悠远道情“(倪瓒),我在这里流连了片刻,居然和队友短暂地失去了联系。
好在能远远望见掩映在树林里的金阁寺的影壁墙,我加快脚步往前赶。金阁寺所处的地势比较高,海拔1900米,整个寺庙金光灿烂,各殿中塑像共有1000多尊,是五台山佛教塑像最多的寺院。金阁寺也是佛教全国重点寺院之一。以前只知道学校有“重点”,没想到“寺院”也有重点。

从金阁寺侧面的小门出去,到了一处开阔的场地,我终于找到了队友闲人和逢生。而更为惊喜的是,大部队也在那里休息,又会师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体力不支,没有吃饭就倒在一个角落里就睡着了。大约过了一刻钟,我迷迷糊糊听见领队张罗大家起来赶路。我还没吃饭,但是既然和大部队会合了,还是一起走吧。
我们走的是金阁寺背后的林间小路,可以绕过东边的检票站。没走几步,我就感觉背上的包越来越重,汗流浃背。好不容易坚持到快出树林的时候,我知道后面还有至少15公里漫长而且枯燥的路,我必须得减负了。

我在树林边缘的空地上坐下了,开始吃东西。而大部队缓缓地爬上大坡,就像步履蹒跚、蜿蜒而去的长征队伍。好吧,我一个人的长征开始了。
我一口气吃了不少水果和干粮,还果断扔掉两个挤烂的西红柿。再次背起大包的时候,感觉轻了很多,顿时就觉得像经过三湾改编后的红军战士一样,战斗力直线上升。我甚至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赶到狮子窝和大部队会合。土路上开始有了专门接送体力不支的游客的私家面包车,我一概选择无视以及鄙视。

对面不断的有逆朝过来的驴友,时不时的有人停下来问我金阁寺背后的树林进口在哪里?看来大家看的都是同一本逃票攻略。我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一种共同作弊的默契。
连续徒步的劳累慢慢袭来,虽然头顶白云飘渺,周边青山如画,可我已经审美疲劳了,我只是机械地走,不停向前、向上。佛家大师说:“独自一人修佛果,道友二人修善缘,三四以上贪嗔因,故我独自而安住。”而我为什么要朝台,为什么要走下去,是与自我达成和解还是逃避人生困惑?越想越想不清楚。呵呵,人在孤寂的时候总是喜欢发一些幽思。
下午四点左右终于到达了狮子窝。相传当年文殊菩萨骑着狮子途经此地,看到这里山美水美绿荫蔽日王朝教父,狮子落在这里再也不走了,文殊看到五座山峰环绕,即把此地作为自己的道场,从此就有了五台山。狮子窝南边有一大片高山草甸,三三两两的马儿在自由自在地吃着草,经常有驴友选择在这里搭帐篷宿营。

电话联系队友,得知他们刚刚从狮子窝开拔。天气有些阴沉,距离西台还有9KM路程,我不敢久留,也匆忙上路了。那么再定一个小目标,赶到吉祥寺和大部队会合,哪怕赶上几个后队也可以。
接下来的路程同样漫长和枯燥,雾气从山脚下慢慢地升腾上来,我只顾闷头赶路。一个小时以后,已经隐隐约约看到雾气笼罩的吉祥寺了。山风徐来,云雾飘渺,不多时,便有细雨如丝般飘落。
到达吉祥寺的时候,雨又大了些,吉祥寺坐落在一个山坳里,海拔2440米,寺外有清凉桥,遂以清凉著名。我再次和队友闲人联系,却得到一个坏消息。原来大部分队友已经搭乘过路车辆前往西台顶了,现在西台顶的雨更大,闲人让我也想办法乘车前往。

尽管闲人的语气有那么一丝急促,可我四下看看,觉得雨并没有那么大。这里距离西台顶只有4公里的路,路也很好走,应该问题不大,徒步走下来不是更圆满吗?我决定继续徒步。吉祥寺往西台拐的地方有一大片云杉林,高耸挺拔,这在朝台的路上很少见,穿行在林间,感觉雨也没那么大,我信心满满。“久向林间得佳趣博罗实验学校,不知身外有浮名”(陆游)。
然而走到树林边缘,我发现雨越来越大,而且隐隐有雷声传来,我赶紧换上雨衣,继续前进。
越往山上走雨越大,冷风呼啸,吹得人站不稳,而最要紧的是雷声滚滚,仿佛就在头顶上炸裂开来一样。要知道,西台顶的寺庙就叫“法雷寺”,好一个“雷”字了得。
对面下来的人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有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喊我,让我别上西台了,原路返回在吉祥寺住下吧。我很感激他,但是却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我选择继续艰难向上枭中雄。我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一样,艰难驰往那梦想中的彼岸。
风雨交加中,我隐约觉得手机在震动,从雨衣内层摸出手机接通,电话那头是领队之一的“仰望”焦急的呼喊,断断续续地,终于听明白了,她们已经联系好一辆车,要从西台下来沿途接我们几个落单的队友,而我是最后一个。放下电话,我心里充满了矛盾,西台只有2KM多就可以到,这个时候放弃功亏一篑。我手机里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领队打给我的,不知道他们有多么焦急,我可以拒绝好心的过路人,但是团队的力量却无法抗拒。

反正我是最后一个,我迎着车来的方向继续艰难跋涉。大约十分钟后,车来了,领队赶紧招呼我上车。我和其他五名队友挤在车里,车外暴风骤雨,我百感交集,一任雨衣帽子上的雨水流下来节瓜汤,眼镜模糊了,车窗模糊了......
车到西台顶的时候,早已有队友办妥了挂单事宜,我们十名男队员和其他的驴友挤在一间大通铺,条件很简陋,而且床铺很紧张,竟然是两个人一个床铺。

傍晚时分,该吃饭了。我们去吃斋饭,大厅里井然有序,有个执事在那里宣讲着一些规矩:自己洗碗,排队打饭,尊者前排就坐。。。。锦城四少。。呵呵,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我端着一个碗,坐在几个披深色大氅的高僧大德后面,默默吃饭。饭菜不错,馒头劲道,挂面稀软。只是按照规矩,晚餐只能用一个碗,害得我打了三次饭还觉得意犹未竟。
可口的食物总是能慰藉受伤的心灵,当我走出饭厅的时候,居然有了一丝心满意足的感觉。雨已经停了。山谷里云雾升腾起来,弥漫开去,恍如仙境。

空山新雨后,天际一抹墨兰的云彩中透出一片红霞,有信徒绕塔而拜。
在西台顶上环顾四周,碧空如洗,万山如海,只觉得自己也已远离俗尘。

我信步游走在西台顶,西台有峰名叫挂月峰,但是雨后的夜晚并未能见到月亮。挂月峰上不见月,那又何妨,明月自在我心中。佛教讲破除我执,一切的执念都来自于贪嗔痴。今天一波三折的经历再一次告诉我,缺憾是人生的常态,而所谓的圆满只是一种传说。
放下执着于圆满的心理包袱,也无风雨也无晴,明天依然会精彩。(待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