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寰五年如一,每半个月往返一次,同济大学教授为何心系台州--中国台州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53
五年如一,每半个月往返一次,同济大学教授为何心系台州?-中国台州网


乡村振兴学院鸟瞰图
2月6日,筹划已久的同济·黄岩乡村振兴学院在宁溪正式挂牌成立,这是在台州成立的全国首家乡村振兴学院。
早在年初迷罗博客,台州市党代会、市人代会就提出,要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启高质量发展农业农村新局面,建立乡村振兴学院,培养乡村振兴实用人才,促进农民全面发展。
高规格的人才培养基地会落户台州黄岩?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黄岩区“荣誉市民”杨贵庆是背后的一大“功臣”。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黄岩区“荣誉市民”杨贵庆
黄岩的古村落,没有深宅大院,也没有名人故居,看起来再普通不过,但它的发展却令不少人“刮目相看”金英光。
从被人遗忘的“空巢”到如今“台州人的后花园”帝国塔防,这几年,接踵而至的游客见证了黄岩古村落的焕颜重生。
“黄岩正在探索的,是一条极具推广价值的古村落活态再生新路子。”说这句话的正是杨贵庆教授,同时,他还是黄岩美丽乡村建设的“总规划师”申小梅。自从帮助黄岩开展美丽乡村规划建设以来,杨贵庆的生活就变成了两头跑,每隔半个月左右洪学敏,他便要从上海赶到黄岩作实地指导。

黄岩区屿头乡沙滩村
2012年冬,杨贵庆第一次来到黄岩西部,见到了屿头乡党委书记口中破败荒凉、几近尘封的沙滩村。“看到沙滩村的第一感觉就是可惜,可惜了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村也难以避免地走向了没落,同时我也感到非常庆幸,因为我们还能看到沙滩村延宕至今的历史,这是它最宝贵的财富。”
对于美丽乡村建设,杨贵庆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不赞同将古村落大拆大建,这样的做法只能让古村落变成城市的缩小版,从而失去它原有的灵魂,加速衰败。

在宁溪乌岩头,杨教授手握竹竿,现场指导。
黄岩的古村落绝不能丢掉它的历史,所以首先,我们要把古村落中凝结着的传统文化基因挖掘出来,根据古村自身的特色,因地制宜实施改造。
胸中有沟壑,才能下笔如有神。李冠廷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罗天婵,杨贵庆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沙滩村的考察。
一个个古村落空中怪车,少说都有数百年历史,村落里的景致,每一处都是历史,都是乡愁。而杨贵庆的工作安耐晒粉瓶,就是将它们一一找出来。

黄岩区南城街道山前村
在杨贵庆的指导下,当地村民按照原建筑轮廓,对已经破败的院落进行修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乡公所、粮仓、兽医站,经过立面改造、内部修缮、新功能植入和景观环境布置后,纷纷改头换面,成了一间间民宿、酒坊、茶亭;又脏又臭的猪栏经过改造,成了整洁别致的茶室;就连废旧建筑留下的瓦片、砖块也物尽其用,用于道路铺设。

杨教授在屿头乡沙滩村的工程现场亲自指导工匠铺设地砖。
原先破旧不堪的沙滩村发生着令人惊喜的变化,4月的春光里,花枝繁茂的梨花冒出了墙头,映衬着村子里那一幢幢粉墙黛瓦的浙派民居,恰如盛唐诗人岑参笔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景茉莉兔兔。
对于杨贵庆来说,另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村落那便是宁溪的乌岩头村了。当问及为何来乌岩头村时,他说:“乌岩头村是个十分难得的原生态村落,非常有质地,这里的老民居保持了民国的风貌,但年久失修,岌岌可危,让人心急如焚。是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驱使我来到这里,我要利用我热爱的规划专业,让这个难得的具有传统文化的古村落重现生机衡茶吉铁路。”

那段时间土茯苓煲鸡,乌岩头几乎成为杨贵庆的第二个家,对当地的村民来说,在村前屋后、田边溪头见到手拄竹竿、肩挎布袋的“杨教授”,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美丽乡村建设重在实践,理论也来自实践,而实践是靠脚一步步丈量出来的。”这是杨贵庆一直以来坚持的理念。
2015年11月,杨贵庆在黄岩参加了“中德乡村人居环境可持续发展路径探索2015学术研讨会”。会议一结束,他就带着黄岩的干部和自己的学生来到沙滩村徐银香。“我从地图上仔细研究过,乌岩头就在我站着这个点的西南方向45度角,顺着这个方向修建一条游步道,沙滩村和乌岩头就能连成一线,继而激活西部美丽乡村整盘棋绿帽的哀号。”刚下过雨的山路泥泞不堪,杨贵庆就这样翻山越岭五个多小时,行走了两万五千多步武乡吧,而他丝毫不觉得疲惫。

专业、注重细节、严谨、接地气、认真、一丝不苟是别人对杨贵庆的一致评价。而在村民眼里,他更像是位和蔼可亲的老师。
“杨教授手把手地教会了我们农民如何划线、如何插竹竿放样假面舞团,如何建景点,与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杨教授给村子带来可喜的变化,也让我们看到了乌岩头村的美好未来。”乌岩头村委会主任陈元彬由衷地说,那段时间里,他一直跟着杨贵庆在乌岩头的老屋之间和山林里行走,学到了不少有用的知识。

黄岩当地与杨贵庆的团队有一个微信工作群,村庄在改建过程中碰到一些非常细小的问题飓风破,哪怕是一块石头、一块木板的颜色,村里的干部都会通过微信拍图求解,杨教授也会很耐心地给予指导。
有一次,群里在探讨乌岩头中心广场的建设问题,因为觉得微信里一时说不清楚我的千岁寒,杨贵庆决定亲自跑现场一趟。当时已是下午四点钟,由于是临时决定而买不到动车坐票玻璃蛙,他和夫人愣是站了大半程,直到夜里11点多才入住旅店张振寰。而翌日一大早,工地上就出现了他的身影。这样的举动让村民感动不已。

自从被邀请担任黄岩美丽乡村建设的“总规划师”后,杨贵庆就把黄岩当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五年里,在他的“穿针引线”下,同济大学“美丽乡村规划教学实践基地”、“中德乡村规划联合研究中心”两大平台开始运行,目前已建立了黄岩美丽乡村建设国际平台,一整套遵循“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规律形成的美丽乡村建设规划经验机械特工,在黄岩成熟推广;屿头乡沙滩村作为浙江省美丽乡村11个样板村之一,列入省社科重点课题;筹划已久的同济·黄岩乡村振兴学院也正式挂牌成立……

与其说杨贵庆是位学富五车的顶尖规划专家,不如说他是一位把理想融进血液里的“筑梦人”,他给黄岩带来的不仅是村貌的改变何伊娜。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乡村建设不是简单地拆掉旧屋盖新房,古村落保护也不仅仅是修复、保护古建筑。只有让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共鸣,让历史遗存与百姓生活共融,才能赋予古村落新的生机与活力,真正留住乡愁。
来源:同济大学、台州发布
The End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