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百事达五月之恋桐花雪-江河RIVERS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07
五月之恋桐花雪-江河RIVERS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出其不意造句!
从台中到南靖
从南靖到漳州
从漳州到厦门
你一路诉说着油桐花
你说你古代的先民
从南靖来到台中的山地
种植油桐树
收获油桐籽
榨取一点点桐油
你说油桐树是你的先民
自己过艰辛的日子
把美丽的身心留给后人
你说油桐花很小
台中市很小
地球很小很小
你用心灵穿越宇宙
宇宙很小很小
你是一朵含泪的桐花
闽台桐花
一场四月的雨或五月的雪
你无法穿越你自己——《闽台桐花》

说起雪一般的花,要数香雪海盛名在外。凛冬未逝,凌寒绽放,粉白粉白的花多漫过天际,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而桐花则是临春而来,是清明的节气之花,是自然时序的物候标记。桐花的花语是迟到的爱,当春日百花绽放时,桐花仍旧坚持一片翠绿,直到四月底才在树顶结满白色花苞,遍布山野。繁盛过后,随风凋落,优雅从容,纷纷扬扬银子弹啤酒,五月雪的奇迹就这般降临。


电影《五月之恋》剧照,陈柏霖和刘亦菲都还是青涩稚嫩的面孔
初识桐花,是在一部2004年的电影《五月之恋》里。当年还未蓄起胡子的、鲜嫩得足可掐出水的陈柏霖,一副嘟嘟脸的神仙姐姐刘亦菲与唱着流行摇滚的五月天,撑起了一部剧情稍显乏力的青春片。
片中让人最难忘的一个片段就是瑄瑄和阿磊相约在诚品书店的第一次碰面,青涩的男孩和女孩隔着书架偷偷张望,碰掉了别人怀里的唱片雷吉·李,又被电话打断而差一点错失彼此……有点老套的情节配合着书店外的油桐花,显得那么相得益彰,谁没有这样的时光?


电影《五月之恋》海报
故事讲的是由来台湾公演京剧的女孩瑄瑄约网友“阿信”见面开始,两人一起走过三义、走过停运的胜兴车站、走过荒废了生锈了的空中铁轨,一起吃饭、聊天,更一起进过警局,无非是因瑄瑄想来看一下外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圣索菲亚大教堂雪顶
瑄瑄的老家是哈尔滨执掌无限,一座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这里每逢冬日大雪是有着铺天盖地的雄浑气势的。台湾郎阿磊来哈尔滨找瑄瑄的时候如此说道:“苏菲亚教堂的屋顶是白色的,真想知道它原来是什么颜色。”而台湾,除却高山地带胡世群,皑皑的雪,是难得一见的死魂盒,于是人们便爱上了像桐花般的雪。
桐花对于瑄瑄的外公而言,是故乡厚雪的召唤,是离愁别绪的寄托。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个镜头是老人从胸口掏出车票,紧紧握在手中,轻轻道:“不是不想回去冷王霸爱,车票早就买好了。”画面一闪,切至哈尔滨瑄瑄的家,车票时年1948年12月。

电影《五月之恋》剧照,刘亦菲举着桐花的油画,骑着单车
人终是没有回去啊。没有哪个游子不是深深眷恋着故乡的,而离开了,故乡便只能在梦里。当桐花纷纷而落,散开在肩头、在眼眸,真好,不用闭上双眼就能触碰到故乡真好恶人大明星。长长的路上,人自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不知道何处可以停留圣衣时代,夸利亚雷拉可以诉说十年二十年间种种无端的忧愁。林间洁净清新,山峦守口如瓶,没有人肯轻启朱唇,剖开树洞里盛下的秘密。
来看一篇席慕蓉的《桐花》吧。 《桐花》 席慕蓉4.25
长长的路上幸福里九号,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在最起初,仿佛仍是一场极为平常的相遇,若不是心中有着贮藏已久的盼望,也许就会错过了在风里云里已经互相传告着的,那隐隐流动的讯息。
四月的风拂过,山峦沉稳,微笑地面对着我。在他怀里,随风翻飞的是深深浅浅的草叶,一色的枝柯。
我逐渐向山峦走近,只希望能够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有模糊的低语穿过林间,在四月的末梢,生命正酝酿着一种芳醇的变化,一种未能完全预知的骚动。5.08
在低低的呼唤声传过之后,整个世界就覆盖在雪白的花荫下了。
丽日当空,群山绵延,簇簇的白色花朵象一条流动的江河大道修真录。仿佛世间所有的生命都应约前来,在这刹那里,在透明如醇蜜的阳光下,同时欢呼,同时飞旋,同时幻化成无数游离浮动的光点。
这样的一个开满了白花的下午,总觉得似曾相识,总觉得是一场可以放进任何一种时空里的聚合。可以放进诗经,可以放进楚辞,可以放进古典主义也同时可以放进后期印象派的笔端——在人类任何一段美丽的记载里,都应该有过这样的一个下午,这样的一季初夏。
总有这样的初夏,总有当空丽日,树丛高处是怒放的白花。总有穿着红衣的女子姗姗走过青绿的田间,微风带起她的衣裙和发梢,田野间种着新茶,开着蓼花土蜘蛛,长着细细的酢浆草枭臣。
雪白的花荫与曲折的小径在诗里画里反复出现,所有的光影与所有的悲欢在前人枕边也分明梦见金振焕,今日为我盛开的花朵不知道是哪一个秋天里落下的种子?一生中所坚持的爱,难道早在千年前就已是书里写完了的故事?
五月的山峦终于动容,将我无限温柔地拥入怀中,我所渴盼的时刻终于来临,微笑百事达却发现,在他怀里,在幽深的林间,桐花一面盛开如锦,一面不停纷纷飘落。5.11
难道生命在片刻欢聚之后真的只能剩下离散与凋零?
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桐花正不断不断地落下。我心中紧紧系着的结扣慢慢松开,山峦就在我身旁,依着海潮依着月光,我俯首轻声向他道谢,感谢他给过我的每一个丽日与静夜。由此前去,只记得雪白的花荫下,有一条不容你走到尽头的小路,有这世间一切迟来的,却又偏要急急落幕的幸福。5.15
桐花落尽,林中却仍留有花落时轻柔的声音。走回到长长的路上,不知道要向谁印证这一种乍喜乍悲的忧伤。
周遭无限沉寂的冷漠,每一棵树木都退回到原来的角落。我回首依依向他注视,高峰已过,再走下去,就该是那苍苍茫茫,无牵也无挂的平路了吧赵楚然?山峦静默无语,不肯再回答我,在逐渐加深的暮色里,仿佛已忘记了花开时这山间曾有过怎样幼稚堪怜的激情。
我只好归来静待时光逝去,希望能象他一样也把这一切都逐渐忘记。可是追忆逍遥,为什么,在漆黑的长夜里,仍听见无人的林间有桐花纷纷飘落的声音?为什么王保长新篇?繁花落兰越峰尽,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声音。
繁花落尽,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声音走马观碑,一朵、一朵,在无人的山间轻轻飘落。江河杂志微信号:jianghezazhi出品:《江河》杂志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3号C座801文化 原创 图说 时尚选题合作与投稿联系人:刘艳飞联系电话:(010)63204047邮箱:jianghebjb@163.com杂志订阅、广告合作与应聘联系人:刘晓晨电话:(010)63205001邮箱:jianghechuanmei@163.com户名:北京江河聚仁文化传媒发展有限公司开户银行:工商银行世纪坛支行账号:0200096309000113569
杂志每双月20日出版,每期128页,定价25元/期,全年150元/份。请通过银行转账至指定账号,并将回执发送至邮箱。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