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市实验小学五月笔记丨羊羊读书-梅十七的小森林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96
五月笔记丨羊羊读书-梅十七的小森林
夜里睡得很足,醒来时快六点,天大亮了,五点多时羊羊已经发来消息,她又在夜里用功读书了,何孟怀昨晚睡前,我们说到一个叫二冬的作者,我自己是不太喜欢的,可能我比较严肃跟偏执,对读的书有一定的选择性,有些选择甚至是没有具体理由,所以我的阅读是狭隘的外向孤独症,剑走偏锋的。
羊羊这点比我好多了,她综合全面地读。
“只要不是读不懂。”
这点我也羞愧,因为许多书,读是读了,要么囫囵吞枣,要么一知半解,或者全然不解丽莎·库卓。真正读懂,有收获的现代修道生涯,往往只是极少几本,或者一本书里很小的一部分。
(我从去年才逐渐找回读书状态的,读了约200本书,写了这种样子的笔记大概三百多篇)
所以很多书跟作家,我都会越来越喜欢问问她的意思,问问她的想法斩魄刀实体化,她都回答的很直率坦诚,也理解得非常好八一军婚网。
尤其古典方面,我是一窍不通,但羊羊在古典方面扎实,已经读了很多了。
我想美好的感情莫过于两个爱书的人的感情吧笑笑鸟?
她说:以前还想着,李银河没有什么女性魅力啊溪水湾,怎么和王小波......
两个喜欢读书的人,会喜欢拿那些名作家作比,因为我说过,我要走王小波路线,你走的是李银河的路线。
她早上还说到一本日本小说恩施市实验小学,书里一个女孩子想写推理小说,我看了开头一会儿,书里谈到了女孩子跟男孩子相遇,男孩子看到她在看小说,于是借横沟正史的书给女孩子。
羊羊也很喜欢读推理,所以她说读的时候,就想象着是我们。我们聊起了书里写到的那本《本阵杀人案》杀薇吧,凶手那个把断手藏在猫棺里的计谋,谈到金田一从男主的日记里如何发现蛛丝马迹。
因为需要读的书太多公佑,我的年纪又“比较大了”失歌症,很多的书我是没法一一去读的了,所以一起读的书刘喆莹,有一些我就只读个大概,或者一部分,她读书比我专注,也快得多土方令,我就等她读完讲给我听,如果非常棒的,就放开其他书,先读这本。
比如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从前我是不读这本书的,如果不是羊羊,我可能就真不会读这本书了,在一些书话里读到过对于胡兰成文字的描述(我自己读时也发现了,胡兰成有点花架子,语法也不严格),可是近来也读了进去三林庙会,他回忆童年,回忆与玉凤的婚姻,还有他眼中的张爱玲,都写得好。
(尽管因为不喜欢他文字上过于追求斯文跟漂亮,我决定读完张爱玲部分50路熟女,就收尾。)
这几天里,羊羊读了不少书,她说读郁达夫的时候金蚕丝雨, 内心是惊颤的,因为郁达夫写的那些青年跟我极像,读他们潘广益,就像读我。
羊羊就是这么个女孩子,很好很棒的女孩子。
文章归档